當前位置:首頁 >> 工會信息 >> 市總新聞 >> 正文
邁步雄關從頭越 走近貴州省遵義市脫貧攻堅一線建設者

  85年前的1935年1月,遵義會議召開,中國革命的歷史在此轉折;85年后,赤水河畔、婁山關下,革命老區兒女再一次創造奇跡,遵義市8個貧困縣全部摘帽、871個貧困村精彩出列、92.2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12萬老區人民徹底撕掉絕對貧困標簽。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期間,廣大奔走在扶貧一線的干部,是如何啃下“硬骨頭”、答出“高分卷”?近日,記者專訪了兩位前來參加上海市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地區“脫貧攻堅一線建設者”研修班的貴州遵義市脫貧攻堅建設者,聽聽他們講述脫貧攻堅背后的努力和感動。

  從山上到山下

  “80后”扶貧干部李紅,懷著“看得見山、望得見水”的鄉愁,第一時間主動請纓到鳳岡縣石門村擔任第一書記。李紅介紹說,剛到石門村時,村情復雜,組織渙散,債務高筑,基礎設施建設不完善,產業結構單一,農民意識轉變慢,貧困程度深。面對紛繁復雜的現狀,李紅堅信要解決百姓的問題,就只有到百姓身邊,看百姓生活,聽百姓聲音才知百姓之急。

  大山深處,一處簡易的木屋搖搖欲墜,四周的彩條布經常年日曬雨淋已經褪色破敗,甚至長出了綠色的青苔;屋子里像樣的家電僅有一個電飯煲,破舊的陶罐和竹篾散落四周……這樣的環境,曾經是石門村一些深度貧困戶的真實現狀!皟刹怀钊U稀崩锏摹叭U稀,其中一項便是住房保障,可無論李紅如何勸說,生活在茅屋簡棚里的老人都不愿意離開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搬到條件更好、配套更齊的山下居住。李紅和扶貧干部們便一次次深一腳淺一腳翻山爬坡,來到他們家中做思想工作,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所求,告訴他們,政府已經為他們在山下改造好了房子,下山后也會對他們進行最低生活保障兜底,最終,他們全部同意搬到山下生活。

  河溝里撿石頭、打石粉

  面對擺在面前的老大難問題——住房保障,來自遵義市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縣三橋鎮接龍村的駐村第一書記陳仁松則蹚出了另一條路。

  在接龍村,有一處叫“平原”的地方,位于貴州省大沙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域,雖說名字聽起來“很平坦”,可實際環境卻是高山峻嶺、條件惡劣,用當地村民的話來說,就是“安全靠狗,交通靠走,通信靠吼”。因此,陳仁松和扶貧干部曾多次上山,給群眾做思想工作,建議實施易地搬遷?僧數匕傩找驗榇颂庍m宜種植烤煙、山林里還有野生中藥材,兩項收入加起來每年在5萬元以上,因此,即便生存環境惡劣,也不愿意搬出。為此,陳仁松召集扶貧干部討論后,研究決定為他們修路改房,改善現有生產生活環境。他們克服環境惡劣和人手不足的困難,成立了一支脫貧攻堅黨員先鋒隊。大家穿上雨衣水鞋迷彩服,奮戰一百天,終于將平原片區的住房實施了“六改”,大大改善了群眾的生產生活環境!爱敃r這片區域連一條像樣的公路都沒有,材料運不進來,我們扶貧干部和群眾就一道用肩挑馬馱背扛的方式,把建房物資運送上山。因為石粉用量實在太大,我們黨員先鋒隊就直接從山外抬了一臺打沙機進來,每天從山谷河溝里撿石頭,用這臺打沙機自己加工石粉。除此之外,山上也沒有信號,如果家里有緊急情況,還得靠村里人進山送信這種原始方式!标惾仕苫貞浀。

  “你兩三個月都沒來我家了吧?”

  在石門村逐戶摸排過程中,李紅發現一位年過50、家住石門村青龍組的貧困戶老韋,他因小時候臉部嚴重燒傷而變得面目全非,沒有人愿意與他交流,至今仍然孤身一人。臉部的缺陷也讓他內心布滿自卑的陰影,逐漸變得封閉,嚴重影響著他的日常生活。更令人唏噓的是,他還要贍養家中70多歲高齡的父母,生活變得舉步維艱。

  “我清晰記得第一次走進他家時自己內心的震驚,”李紅告訴記者,進屋后他先向老韋作了自我介紹,隨后便坐下來,與他推心置腹地細細了解家庭情況,“你身殘志要堅,你是我們的同胞,也是我們的兄弟,我們不會嫌棄和歧視你。我們是黨派來工作的,有什么困難我幫你一起克服,有我們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好生活!

  隨后,放心不下老韋的李紅多次走訪了解他的情況。有一次,他在走訪中看到老韋面色蒼白、渾身發抖蜷縮在床頭,李紅二話沒說立即開車把他送到鎮衛生院,幫助他辦理好手續,囑咐他安心治療。過了幾天,當李紅再去他家中看望時,老韋說了一句讓他至今難以忘懷的話:“紅書記,感覺你兩三個月都沒來我家了吧?”聽完這句話,李紅紅了眼眶,一種被接納、被信任的喜悅涌上心頭。更令李紅欣慰的是,老韋也逐漸愿意和他聊家常談理想了。李紅趁熱打鐵,鼓勵勸導老韋試著種植50畝萬壽菊增加自己的收入。初期種植十分成功,但由于缺乏勞動力,萬壽菊不能及時銷售出去,李紅又主動找來三輪車幫助其把萬壽菊運往5公里外的銷售地銷售,F如今,老韋有事兒干了,收入增加了,也有人愿意找他說話了,他的人生,因為李紅的出現,曾經愁眉不展的臉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天蟲”變成了香餑餑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縣地處云貴高原向四川盆地過渡的斜坡地帶,森林覆蓋率達到了74.74%,翠峰與清流相連,村落與綠林相映,良好的生態非常適合發展養蜂產業,生產的蜂蜜品質高。陳仁松經過充分調研,發現接龍村雖然有養蜂傳統,但村民采用的是傳統養蜂技術,即把一塊大木頭掏空讓蜜蜂自己筑巢。這種粗獷的養殖技術,導致蜜蜂容易飛走、產蜜量也不高。因此,許多村民都把蜜蜂看作“天蟲”,養蜂意愿普遍不強。

  陳仁松發現這一癥結后,主動找到縣里的養蜂協會,尋找解決之道。他把協會請到村中,為村民現場演示科學養蜂技術,開設免費培訓班,但現場村民仍然保持觀望態度,不敢嘗試科學的箱式養蜂。在動員的過程中,陳仁松發現了老楊,老楊原本在外務工,因家中父母年紀大了便放棄務工回家照看父母,另外還有一雙兒女正在上學,家里用錢的地方支出很大。但老楊不等不靠,為人勤奮老實,陳仁松便試著勸說老楊養蜂!皠傞_始老楊還是有顧慮的,后來我們請專家告訴他以前的土辦法為什么養不了蜂,養蜂投入費用和獲得收入比例等內容,后來,他終于同意養20箱試試!痹趯<业闹笇,老楊按照專家的建議,嘗試用蜂箱養蜂,及時觀察蜂王數量,如果一個蜂箱出現兩個蜂王就及時處理,有問題及時打電話咨詢專家……當年,老楊就嘗到了蜜蜂給他帶來的甜蜜的回報,去年,老楊把養蜂數量增加到了50箱,純收入達到了6萬余元。

  陳仁松坦言,農民能脫貧致富,上海的對口幫扶功不可沒。通過對口幫扶,來自道真的天然蜂蜜擺上了上海人民的餐桌。這樣一個滬黔合作的生產-銷售良性循環,讓廣大蜂農吃上了定心丸,吸引帶動了更多村民加入養蜂致富的隊伍。

 來源:勞動報  作者:李成溪  
[關閉窗口]
全民福州麻将下载 辽宁35选7历史查询 下载同城乐南昌麻将 busiyi888棋牌 快三预测 捕鱼大师稳赢版现金版 南京麻将技巧实例 真人炸金花赢微信支付 四肖免费期期淮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12.31开拓者vs凯尔特人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10元可提现的棋牌 北京pk赛车计划 黑龙江快乐十分预测 江西11选5单期在线计划 单机捕鱼达人手机版